客服电话:0757-85998170
  • 1
  • 2
  • 3
  • 4
资讯中心News center

传一汽奥迪原公关总监被查 为一汽前高管亲属

日期:2015-2-2 14:18:11 来源:网络 点击:1383 tag:公司新闻

11月18日,有媒体引述一汽集团内部人士的消息称,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原公关总监卢敏捷数月前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至今未归。当日,腾讯财经向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求证,未获回应;不过,这一消息已经成为广州车展前夕的业界热门话题,多位汽车业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卢敏捷,而其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

卢敏捷最后一次出现在公开场合,是在今年4月11日,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一汽-大众奥迪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当时,她的公开身份仍是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公关总监,在签约仪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曾谈及奥迪在即将开幕的北京车展上展示的新产品。

但是,卢敏捷并未出现在10天后的北京车展上。就在车展前夕,4月18日,一汽-大众奥迪宣布任命卢敏捷为主管客户关系管理总监,梁梁接替其出任公关总监。4月24日,一封卢敏捷发给公关部员工的告别信流出,此后,公开信息中再也无法寻觅到她的身影。

目前并不清晰卢敏捷是在去职公关总监多久之后,才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中国网的报道称,其被调查已经历经数月,至今未归。而如今距其离开公关部也不到7个月时间。

汽车江湖中的“卢姐”

资料显示,卢敏捷1993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一汽集团,1999年加入一汽-大众奥迪工作,2006年起,担任奥迪销售事业部公关总监,在这一职位上干了八年的时间。业界普遍认为,卢敏捷及其团队,在帮助奥迪在华形象从“官车”到更亲民的转变中功不可没。

卢敏捷以短发示人,形象干脆利落,她曾透露,自己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日平均处理70-80封邮件。由于其操办的奥迪品牌活动、打造的奥迪品牌形象在业界的影响力,被汽车圈人士尊称为“卢姐”。

这一称呼也并不局限于汽车圈,卢敏捷还主导了一个名为“英杰汇”项目,帮助奥迪笼络了一批各领域的杰出人物作为车主的代表,传播奥迪的文化。随着这一项目的发展,卢敏捷与国内文化、公益乃至时尚界的高端人士保持着密切关系。媒体报道称,久而久之,不少年长于她的知名人士也愿意以“卢姐”来对她尊称。

“去年的奥迪年会现场,娱乐圈一姐那英作为嘉宾上台,在主持人面前恭敬地说了一声:‘卢姐!’连那英也要尊称‘卢姐’的这名中年女子,留着干练短发,举止优雅地站在舞台中间,自成一圈气场,但绝不是给人以压迫感的那种。眉宇之间流露出一股自信,但并不张扬。”一篇有关卢敏捷的人物稿件如此报道。

标准的“一汽子弟”

对于卢敏捷在一汽-大众奥迪的职业经历,汽车圈内亦有另外一种看法,认为卢的长辈在其职业发展中起到了一定作用。多位汽车业界人士对腾讯财经称,卢敏捷为一汽集团原总经理耿昭杰的儿媳,“这在汽车圈不是秘密。”

耿昭杰是中国汽车业的元老级人物,1954年年仅19岁即进入一汽,1985年 至1999年担任一汽集团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曾主导启动一汽-大众,一汽-大众奥迪等合资业务。

除了公公,卢敏捷的父母也是一汽人。卢接受采访时曾透露,自己是标准的“一汽子弟”,从小就跟着父亲在一起车间玩耍。“作为第二代一汽人,他们目睹过父辈们在冰冷彻骨的车间昼夜造车,也耳闻过80年代轿车项目上马遭遇的艰难,也深刻懂得自主品牌对国家的真正意义……”媒体这样评价卢敏捷这样的追随父辈职业生涯的“一汽子弟”,卢大学毕业后即被分配进入一汽集团第二轿车厂工作。

“我从小就生长在一汽,对一汽的一草一木都特别有感情……如果给我的工作经历做个划分,那么就只有一个阶段,那就是在一汽!” “正因为我对一汽的这种感情,我从没有想过抛弃一汽,如果有一天离开一汽去别的地方工作,我永远也不会这么想。”卢敏捷也毫不吝惜地表达自己对于一汽的感情。

在一次采访中,卢敏捷被问到自己在职场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时,她给出的回答是:“没有辜负前辈对自己的期待。”

公关之殇

与卢敏捷被调查的消息同步的,是另外一条有关一汽-大众的新闻:11月4日,一汽-大众内部下发文件,即日起取消北京海辰恒业传媒广告公司等19家广告、公关类公司的一汽-大众供应商资格,停止一切尚未启动的业务。

尽管一汽-大众未解释具体的原因,但有消息称,海辰恒业甚至可能会因此而倒闭。媒体报道称,2013年一汽-大众广告投放费用就达约45亿元,其中存在极大的灰色空间,供应商、广告商可能存在行贿行为。

这样的举措实际上是对中央巡视组的回应。10月29日,中纪委网站公布了中央巡视组对一汽集团的审查意见反馈,反馈明确点明一汽集团对2011年巡视发现问题整改不力,并给出两条建议:“加强对汽车销售、资源配置等重点领域的监管”、“对行贿的供应商、经销商、广告商等加大惩处力度”。

而19家广告、公关类公司供应商资格的取消,正是对第二条建议的回应。与此同时,负责公关、市场活动长达八年时间的卢敏捷传出被调查的消息,显示广告、公关领域行贿行为很可能确实存在。

至于“加强对汽车销售、资源配置等重点领域的监管”这条建议,一汽-大众已经有多名高管被立案调查,其中包括今年8月底宣布的一汽-大众原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周纯、一汽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安德武等人,也包括2012年到2013年即被调查的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静国松,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总经理、一汽集团原副总经济师周勇江及一汽-大众汽车销售公司原执行副总经理石涛。

此前,《第一财经(微博)日报》报道称,一汽集团已有150名高管或高级经理被约谈,同时多人被带走调查或协助调查。今年年底到明年三四月份,陆续将有大批高级经理级及以上高管受到相关部门的惩处。

汽车业界流传的一种说法称,中央高层有意对中国汽车产业进行“顶层重构”,以使得中国汽车业真正与国际市场接轨,而一汽集团作为“长子”,首当其冲,成为了被开刀的对象。